大秦历史网移动版

主页 > 秦朝历史人物 >

从雍城到阿房宫

  首页 > 封面故事 > 正文

  2013-09-10 09:20 作者:贾冬婷来源:三联生活周刊

  

  咸阳宫遗址

  象天法地:浪漫主义的帝王想象

  在对都城咸阳的最初布局中,秦的政治中心设置在渭北,寝庙和苑囿则分列于渭南的东西两区,诸多的宫殿建筑都是以渭水为东西轴线,向南北伸展开来。到了秦始皇时代,国都规模扩大,内容增多,在布局上也被编织进了更具浪漫主义色彩的帝王想象中。正如《三辅黄图》中所说:“始皇兼天下,都咸阳,因北陵营殿,端门四达,以则紫宫,象帝居。渭水贯都,以象天汉;横桥南渡,以法牵牛。”有趣的是,以每年10月黄昏时分今西安上空的天象印证,秦都咸阳附近的宫庙阁道建筑与天河星象在平面上极为相近。

  秦始皇依照“象天法地”重新进行都城布局,是为了强调君权神授,将“人界”与“神界”高高在上的统治权威相呼应。首先是将“咸阳宫”与天帝居住的“紫宫”相对应。“紫宫”即紫微垣,位于北天中央位置,故又称中宫,北极居其中,众星四布以拱之,也可称作天极。地面上,咸阳宫在渭水北岸,为主宰人间的天之骄子——皇帝所居,以其为中心,各宫庙环列周围形成拱卫之势,构成“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众星拱之”的格局。其后中国历代的皇宫皆有“紫宫”之称,又因皇宫有城垣且禁人出入,故常称之为“紫禁城”。渭河象征着天上的银河。银河又称天河、天汉,冬季初夜,横亘天际,各个星座分布于河中及其两岸。地面上,渭河东西横穿咸阳,南北两岸宫庙台苑建筑错落有序,与天上群星上下交辉,垂直相映。渭桥则象征着天上的阁道星。据《史记·天官书》,“紫宫……后六星绝汉抵营室,曰阁道”。阁道六星位于紫微宫之后,在银河中南北排成一条直线,横跨银河。位于咸阳宫南部渭河上的桥梁,后代称横桥,秦昭王时创建,始皇帝又有扩建,横贯南北,并通过复道、阁道建筑把地面上的咸阳宫与阿房宫连接起来,正像天上的阁道星连接紫宫与营室一样。后建的阿房宫则象征着天上的营室星。营室在飞马星座内,在银河以南,阁道南偏西处,也是帝王之居。《晋书·天文志》:“营室二星,天子之宫也。一曰玄宫,一曰清庙。离宫六星,天子之别宫。”地面上的阿房宫位于渭河南岸,渭桥南偏西处,正与天上的营室垂直相对。至于秦咸阳其他重要建筑实体,似乎也都能从天上找到它对应的星宿,如咸阳宫东侧的兰池宫与紫宫东侧的咸池星对应,横桥南侧的极庙与阁道星南侧的娄宿对应,渭河南岸的上林苑与银河南侧之天苑星对应。

  秦始皇的好大喜功,从咸阳鼎盛时期宫殿楼台的数目上可见一斑。唐代诗人李商隐在其《咸阳》一诗中写道:“咸阳宫阙郁嵯峨,六国楼台艳绮罗。”王学理指出,关于咸阳宫殿的具体数目,各种文献中基本一致,“离宫三百”,即便是约数,也应当相差无几。再看扩大后秦咸阳城的规模,《长安志》从雍城到阿房宫中具体到“表河以为秦东门,表汧以为秦西门”。黄河和汧水之间相距近400公里,而两处分别作为都城的东门和西门,这显然有扩张成分。王学理认为,这是一种带有象征意义的说法,强调这两个门有如关梁一样重要,是秦人豪放气势的一种表现。

  秦的外扩心态也体现在其“重城轻郭”方面。多年来,考古学者一直没有在咸阳找到秦的外郭城,越来越多学者主张,秦根本就没有形成真正的外郭城。王学理认为,随着秦兼并战争的胜利,都城咸阳不断扩大,有利的军事形势助长了秦君王的贪欲,大概从思想深处就不愿意考虑都城的防守功能。徐卫民也支持这一观点,他认为,秦人从一进入关中,便是一个进攻性的民族,其思维方式是进攻型的,从秦穆公开始便以霸业为主要功业,独霸西戎,开地千里,益国十二。秦孝公时,欲复穆公之故地,到秦昭王、庄襄王、秦始皇时,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立志统一全国,成为他们矢志不移的目标。因此,欲把都城修建成“筑城以卫君,造郭以守民”的内外二城制不符合秦人的思维方式。此外,秦都咸阳从孝公筑冀阙开始,从未停止扩建,从渭北延伸到渭南,到了秦始皇更是好大喜功,甚至修建阿房宫代替咸阳宫为朝宫,欲把都城的规模无限制扩大,当然不愿用外郭城把自己束缚起来。

  而“象天法地”的地上都城营造思想,也如法炮制到了秦始皇陵墓内,甚至“上具天文,下具地理”。曾在秦始皇陵考古14年的王学理感叹,这个神秘的地下宫殿,可说是天地一体的宇宙模拟,也可说是大千世界的浓缩。震惊世界的兵马俑只是揭开了一角,而隐蔽在陵墓内的大部分,只能通过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中绘声绘色的描述去想象:“始皇初即位,穿治骊山,及并天下,天下徒送诣七十余万人,穿三泉,下铜而致椁,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。令匠作机弩矢,有所穿近者辄射之。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,机相灌输,上具天文,下具地理。以人鱼膏为烛,度不灭者久之。”

  在地宫里,“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,机相灌输”,乍看起来让人难以置信。而地矿部物化探研究所1981年底用“从雍城到阿房宫汞量测量”方法取样分析,竟发现墓内有一个面积达1.2万平方米的“汞异常”区,汞含量的变化在70~1500ppb,其平均值205ppb,比背景平均值35ppb高出5.9倍。由此证明始皇陵墓内藏有水银记载的可靠性,并推断陵墓未被盗发。王学理认为,利用水银的剧毒特性防盗,并在墓顶上绘制“天象图”,把墓室做成当时中国的地理模型,也与秦始皇志得意满的心态相吻合。如此一来,就把从天上到地下的无限宇宙,浓缩到了一个有限空间里。在生前和死后,秦始皇都在统治着这个世界。

 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,注册就有红包哦!

  

  三联生活周刊 由中国出版集团下属的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主办,是一份具有良好的声誉,在主流人群中有着广泛影响力的综合性新闻和文化类杂志。

  三联生活新媒体整合旗下三联生活网(www.lifeweek.com.cn)、移动客户端(中读、三联生活节气)、松果生活三大平台,秉承"倡导品质生活"的理念,提供优质新媒体内容与服务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